魔法奇談 2.遵紀守法老魔鬼

    要進行一個長遠的計劃是很難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各種各樣的變量,那些難以預料的突發情況,意料之外的麻煩,都會讓一個看上去很完美的計劃變得千瘡百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更別提,這世界上絕對不只是一個陰謀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林有自己的策劃,在執行時也總會被其他盯著他的陰謀家加以利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如那句話說的,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隔著窗戶看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這個現實的世界里,一個合格的陰謀家必須做好被其他人利用的準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一點梅林很早就體會到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有個很棒的老師,尼克弗瑞在自己的間諜生涯中,很少進行大規模的長遠計劃,那個鹵蛋頭最喜歡做一些很容易收尾的短期計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利用自己的情報優勢,在其他人還沒琢磨透之前,就完成謀劃,然后以超強的執行力開展計劃,在其他人試圖介入其中的時候,快速收尾。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旦計劃出現意料之外的變化,無法掌控的時候,就果斷的拋棄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像是一只狡猾的黑狐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弗瑞最擅長將大計劃切分成一個又一個的小計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用天馬行空的思維去執行這些看似毫無關聯的小事,用一場場小勝利慢慢堆砌,最后完成自己的大計劃的主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要眼界沒有弗瑞那么高,其他人就很難在弗瑞真正的目標浮現之前,窺破這一切行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林跟著弗瑞一起工作了十幾年,他學的很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成為地獄之王這一段時間里,他根本沒有暴露自己的打算和謀劃,而是在到處亂跑,東一榔頭西一錘,就好像是在布置著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如果跟著他的行為去看,卻又好像是什么都看不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最少在其他地獄大君看來,梅林把自己的攤子鋪得很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在事關地獄之王爭霸戰的事情上,除了突襲干掉馬爾杜克大君之外,這位渡鴉大君似乎并沒有其他更積極的策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有小一部分人能大概猜到梅林的打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比如地獄大君中最擅長陰謀的大魔鬼梅菲斯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菲斯特的地獄和其他大君的地獄沒什么區別,都是充斥著一片墮落景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群魔終日嘶吼不休,內斗不止,地獄生物的天性被肆意的釋放,而作為此地的主君,大魔鬼并沒有想去改變或者壓制的打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墜入這片地獄的罪人的靈魂們在被群魔折磨,這些性格惡劣的家伙以此為樂。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老魔鬼那造型陰霾的城堡宮殿之外,在一處用于鍛造兵器的地下熔爐旁邊,一處石質大平臺上,梅菲斯特下屬的高位魔鬼們正在開宴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們坐在點綴著大腿骨的石質椅子上,和相熟的魔鬼或者惡魔們大聲嚷嚷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面色嬌媚,身材火爆的魅魔們如穿花蝴蝶一樣,在這些上位魔鬼宴飲之間來來回回,不斷的為大人們送上美味的酒,忍受著它們的咸豬手,還要再送來一些處理好的“食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些地獄里最美味的食物。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仔細去看,這場梅菲斯特地獄里召開的宴會中,也有很多梅林的“老熟人”參與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然,是以食物的身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比如,吉迪恩馬利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被梅林親手殺死的九頭蛇頭目被燒紅的鎖鏈吊起來,他慘叫著,被丟入滾燙的熱油中,就像是正在被烹飪的薯片一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群流著涎水的角魔拄著鋼叉,在等待著美食出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哦,還有交叉骨閣下,忠誠的九頭蛇指揮官,就被束縛在正在下油鍋的吉迪恩馬利克身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被一頭“廚藝精湛”的惡魔用廚刀切成薄片,以供高位魔鬼們享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是最好的下午餐佐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菲斯特心情好的時候,它也會參加那些上位魔鬼的下午餐時光,和自己的下屬們聊一聊,安撫一下它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或者欺騙一下它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魔鬼很懂得享受生活,很懂得分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總會拿出一些自己收集到的有趣靈魂,來向下屬們炫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希望自己的下屬們都和它一樣成為四處煽風點火的陰謀家,可惜,像它這么“有天分”的地獄生物也終究是少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讓老梅菲斯特偶爾會感覺到一絲寂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今天,梅菲斯特的心情不太好,也許是午后小憩蘇醒時的起床氣,總之,任性的老魔鬼謝絕了那些仆從們的邀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今天下午看樣子打算自己待著,享受一下孤寡老魔鬼該有的安靜時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這陰霾卻龐大的,仿照中世紀城堡建造的宮殿中,到處都點綴著梅菲斯特的“收藏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些從各個時代被欺詐至此的靈魂,都是那些最墮落,最惡毒的靈魂,被以油畫的方式裝點在大魔鬼的客廳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們是油畫中的主人公。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梅菲斯特靠近的時候,這些靈魂都發出諂媚的歌頌,或者是絕望的祈求,但如梅菲斯特這么性格惡劣的家伙,又怎么會讓它們如此輕易的解脫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喲,可愛的辛西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魔鬼穿著地獄大君們這幾年最流行的長袍,背著雙手,漫步在自己的宮殿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對自己最喜歡的收藏品打著招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是一副鄉間風景的油畫,在那畫面里,有一位身材完美的黑發女士正背對著大魔鬼,在澆著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面對梅菲斯特的問好,那畫中人發出了一聲不屑的鼻音,然后扔掉花灑,回到了自己的茅草屋里,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還在等著你兒子來救你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魔鬼倒是不甚在意,它就像是調戲良家婦女一樣,嘿嘿笑著,對畫里的女人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最近一直有在關注小杜姆呢,他最近好像在忙碌一件大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說,我要不要去幫幫忙?畢竟,如果可愛的辛西婭你答應成為我的侍妾的話,那么小杜姆就要叫我一聲‘爸爸’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滾開!下流胚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杜姆的母親,吉普賽女巫辛西婭的尖叫聲從油畫里傳來,還有一個從畫里丟出來的高跟鞋,就像是絢麗的魔法在畫中劃過一道軌跡,然后從油畫里飛了出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魔鬼動作敏捷的矮下身,躲過了飛來的高跟鞋,任由那玩意砸進另一張畫里,把一個酒鬼砸倒在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魔鬼并沒有生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有性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菲斯特嘿嘿笑著舉起手指,它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火辣的姑娘,我喜歡!我不會放棄追求的,可愛的辛西婭,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心甘情愿的侍奉我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小杜姆的父親,我當定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調戲完了杜姆的母親之后,大魔鬼的心情似乎變得好了一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最信任的仆從的跟隨下,大魔鬼背負著雙手,哼著一首古古怪怪的歌謠,前往自己的下一個收藏室。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從城堡堡之外傳來的,那些正在宴飲的魔鬼們折磨靈魂時發出的興奮尖叫,和那些靈魂被折磨時發出的哀嚎,卻讓老魔鬼感覺到有些刺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位有諸界中最華麗的絡腮胡的地獄大君撇了撇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紅色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厭惡,便改變了行走的方向,朝著宮殿露臺走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群崇尚暴力,享受暴力的雜碎,提不上臺面的下流胚子,用來當炮灰最合適不過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魔鬼對身邊跟隨的仆人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可別學它們,你呢,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還有點腦子的家伙呢,我可不想那天把你送上戰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的,大君閣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最得梅菲斯特信任的家伙呢,是個很不起眼的家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雖然也是上位魔鬼,但它的外表并不如其他魔鬼那么出眾,更別說和擁有諸界中最華麗絡腮胡的梅菲斯特大人相提并論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更像是個全身灰撲撲的石像鬼,但從它眼中時不時閃過的陰險光芒就能看出來,這家伙也是個很擅長在陰影中行動的混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難怪能得到梅菲斯特的青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維持著恭順的外表,用沙啞的聲音詢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的主人,要不要我驅散那些吵鬧的家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不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菲斯特意興闌珊的擺了擺手,它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別人快樂的時候打擾他們是一種罪過,干擾它們簡單愚蠢的快樂會招人恨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任由那些雜碎去鬧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魔鬼踏上前往露臺的階梯,它語氣平靜的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反正它們也鬧不了多久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句話,讓跟在大魔鬼身后的石像鬼悚然一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它不敢再去多問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走到黑曜石鑄造的露臺上,老魔鬼深吸了一口地獄的空氣,那刺鼻的硫磺味讓他異常放松,它坐在自己最喜歡的躺椅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躺椅上有一個蒼白的顱骨點綴著,那是浮士德的顱骨,是梅菲斯特最得意的收藏之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伸手拿起一杯溫度剛合適的熱茶,一邊欣賞著自己地獄中蒼白的落日,一邊對身后的仆從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巴爾對我的倡議有回應了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有,陛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灰色的,如石像鬼一樣的魔鬼低聲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巴爾大君吃掉了我們的信使,我想,這大概代表了它的回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路西法大人倒是體面一些,它砍斷了信使的四肢,用血在那可憐蟲肚皮上寫下了自己的回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說到這里,那石像鬼似乎有些猶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哦,我親愛的路西法說了什么?我想肯定不會是什么粗鄙之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菲斯特如真正的孤寡老人一樣喝著茶,它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這個嘈雜的世界里,也只有優雅的路西法偶爾能理解我,唉,真是寂寞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石像鬼的囧了一下,它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路西法大人用37種文字寫下了同一句話,字體確實優美,遣詞造句也非常得體,只是內容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像鬼稍稍思考了一下,用一種不會觸怒大君的方式,將路西法的回應說了出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讓您帶著您的陰謀詭計滾去最下賤的泥坑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這是修改后的內容,略去了路西法大君那些辛辣的嘲諷,絕妙的比喻還有問候梅菲斯特母親的虎狼之詞等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嘖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菲斯特撇了撇嘴,它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瞧瞧這鬼地方,地獄意志讓優雅的路西法也變成了骯臟的暴徒,真是讓人遺憾,我還以為它會寫首詩來歌頌我和它之間的友誼呢,墮天使們不就喜歡這種調調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算了,它們指望不上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魔鬼喝了口茶,它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群老陰比之間的決戰沒那么容易演變成地獄諸界的大混戰的,畢竟誰都不愿意被人當槍使,誰都不愿意當出頭鳥,尤其是在可憐的馬爾杜克死掉之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林啊梅林,不管到什么地方,你都這么不安分,攪風攪雨的混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魔鬼瞇起眼睛,紅色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寒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時至今日,它都沒有忘記一年前,在三叉戟大廈的頂樓看到的那些畫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有梅林說的那些驚悚的事實。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以及渡鴉的警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滾回地獄去吧,把頭埋在深坑里瑟瑟發抖,下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是你的存在被抹掉的時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林的警告會出現在大魔鬼的每一個夢境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菲斯特活了這么多年,它真的從未如此恐懼過一個凡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在,那個凡人最終死了,死在了奧丁的永恒之槍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偷偷目睹著梅林掛了之后,梅菲斯特以為那個噩夢會離自己遠去,它也確實過了幾個月的舒心生活,但就在梅菲斯特徹底放下警惕的時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猜怎么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林那個狗雜種居然又活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不但回來了,還是以地獄大君的身份回來的,廢土地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個永遠不可能誕生大君的地獄,居然被梅林握在了手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說服了天堂的上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想到這里,梅菲斯特都會感覺到一股寒意上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實際上,在梅林入局地獄之王爭霸戰之后,梅菲斯特就有了種難以形容的緊迫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加速了自己在地獄之王爭霸戰里的計劃,還在煽動其他地獄大君對廢土地獄動武,好讓梅林根本抽不出時間去干擾自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這種煽動進行的非常不順利,其他地獄大君也不是傻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知道,你的目標是地獄之王的寶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菲斯特看著手里的熱茶,它自言自語的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瞧,它們雖然口口聲聲說著已經窺破了我的陰謀,但他們依然將目光放在了你身上梅林,在這種情況下,你到底要怎么夠到撒旦王座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唉,算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魔鬼悵然的將杯子里的茶水一飲而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它搖晃著躺椅,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求人不如求己,那些家伙靠不住的人間的手續辦妥了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魔鬼問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身后的石像鬼立刻回答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按照您的吩咐,陛下,我們在人間注冊了完整的手續,隨時可以開始建造,但我不太明白,那些繁瑣的手續對我們有什么用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哎呀,瞧你說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魔鬼發出了一連串古怪的笑聲,它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要在人家的地盤上做生意,就必須遵守人家的規則,手續是很重要的,我可不想我生意開張的當天,就被f破門而入。”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可是個遵紀守法的好魔鬼呢,地獄諸界誰不知道我的好名聲呢?好名聲得來不易啊,所以別破壞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去做事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魔鬼擺了擺手,它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另外為我準備一套西裝,生意開張的那天要用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像鬼躬身離開,露臺上只剩下了梅菲斯特一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魔鬼從躺椅上站起身,它背負著雙手,盯著地獄的蒼白落日,它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也許這個世界確實因你而存在,梅林萊利。”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別指望我會束手就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梅菲斯特伸出手,撫摸著自己細長的脖子,它輕笑著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的腦袋就在這里,我等著你來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頂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41722899.buzz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9年新疆3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