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509章 回來的精靈公主

    獸人的速度很快。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兩天后,橋梁已經修到了距離這邊懸崖僅有兩百余米遠的位置。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而此時,精靈族這邊,兩輛車弩已經完工。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當丹妮絲帶著人,把這兩輛車弩小心翼翼地推到女王的面前時,這位精靈族剛登記不久的新女王,竟僵在了原地,臉色發白。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巨大的絞盤,粗大的繩索,以及比長矛還要粗長數倍,鋒利無比的鐵箭,無一不給她震撼,把她給徹徹底底的嚇到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即便是她的卓瑪被這樣的弓箭射中,只需一箭,恐怕也難逃厄運吧。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丹妮絲的目光,看向了依舊變身精靈少年的楚小夜,第一次主動開口道“還有兩輛,今晚就可以出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圍著兩輛車弩轉了一圈,由衷地贊道“丹妮絲大人,你這手藝和速度,真的出乎我的意料。精靈族有你,肯定必勝。”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臉上露出了笑意。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丹妮絲白皙的臉蛋上,竟紅了一下,微微低頭道“不用叫我大人,叫我丹妮絲便是。沒有您,我什么也做不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個子高挑,清澈安靜的少女,看向他的目光,是由衷的敬佩和感激。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時,站在一旁沉默了好大一會兒的薇莉絲,突然低著頭,囁嚅道“夜,我覺得,咱們都是自己人,還是不要打賭了吧……”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轉過頭,一臉驚詫地看著她。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騎士和大劍師的榮耀和尊嚴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巨劍小蘿莉臉蛋發燙,卻依舊仰著下巴,傲嬌道“我是怕你輸了,就再也沒有自由了。既然都是自己人,我決定不跟你斤斤計較了,之前的賭約作廢吧。”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你做夢吧!”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可不會輕易放過這個羞辱她的機會。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是她一直在咄咄逼人,自己被迫還擊,現在看到這兩輛車弩了,突然又要反悔,這怎么可能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你是騎士,是精靈族的大劍師,說過的話,可不是放過的屁!”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毫不客氣地譏諷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漲紅了臉,見大家都看著自己,只得硬著頭皮怒道“我是怕你輸,才準備饒過你的!既然你不領情,那就拉倒!到時候可別哭鼻子對女王說我欺負你!”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呵呵。”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冷笑道“到時候哭鼻子,肯定不是我。”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哼!”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別過頭去,氣的胸脯劇烈起伏。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過了一會兒,她見大家都沒有注意她了,方悄悄走到了安妮的身邊,低聲道“公主,你之前答應過我,要給我一個坐騎的。你沒有信守承諾,我現在也不追究了。不過你得幫我,勸那個家伙取消賭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安妮哭笑不得,低聲道“不行的,薇莉絲,我知道他的脾氣。除非……”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除非怎樣?”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目光一亮。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安妮低聲道“除非你服軟,求他,對之前的事情道歉。”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他做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一口拒絕,有些惱羞成怒。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想讓她對一只獅子服軟哀求和道歉,簡直是侮辱她的身份和她肩膀上的劍!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絕不可能!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獸人沒有那么好對付的,他這弩箭太過笨重,只能出其不意,一開始或許還有效果,但當獸人頂著尸體,不顧一切地沖過來時,就廢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一臉老道地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她與獸人交戰了這么多年,自然是了解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安妮聳了聳肩,道“或許吧。”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不過她心中清楚,這一次,這位扛著巨劍的小精靈,肯定是輸定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傍晚時,四名精靈隊長終于回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那名叫蘿莉的精靈隊長,對蘭妮曦稟告道“陛下,我們已經從后山運來了五百桶火油,夠嗎?”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楚小夜。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看著峽谷,點了點頭,道“夠了。我之前在懸崖邊看了一下,對面的獸人軍隊大概有一萬多人,如果全部進入這座峽谷的話,火油應該綽綽有余。”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蘭妮曦目光驚愕地看著他,道“夜,你站在懸崖邊,可以看清對面的獸人軍隊?而且還能數清對方的人數?”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就會吹牛!”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走了過來,一臉不信。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懸崖兩岸相隔很遠,而且中間飄浮著云霧,對面又有冰雪林,即便對面獸人軍隊燃著火焰,也很難看清,更別說數清對面的人數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我可以看清。”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沒有解釋,很肯定地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目光閃動地看著他,突然想起之前兩人在競技場決斗時,對方噴出一股黑色煙霧,讓她失去了視野,在她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利爪就已經抵住了她的喉嚨。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夜,我相信你。”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臉上露出了笑容,有些激動,又忍不住拉住了他的手,道“我一定會信守承諾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樣的人才,無論付出什么代價,她都要把他給留下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咳!咳咳!”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看不下去了,轉移話題道“陛下,浪費了那么多的勞力,運了這么多的火油來,就是為了點火把嗎?”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話其實是對某個家伙說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蘭妮曦卻是點了點頭,笑道“嗯,就是為了點火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說完,她突然驚醒過來,看著楚小夜道“糟了,咱們似乎忘記制作更多的火把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愣了一下,發現自己之前好像有點高看這位女王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他搖了搖頭,道“不需要火把,陛下,命令他們把所有的火油都搬運上峽谷兩邊的山坡,藏在那些大石頭后面,所有的人,都埋伏在那里。”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看著他,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所有的人都埋伏在上面,那么,這條峽谷豈不是暢通無阻?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峽谷過去,就是她們的城池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以獸人的兇猛,絕對會像是洪水一樣沖出峽谷,沖進她們的城池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難道那個時候,她們就只能在山坡上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城池毀滅?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愚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毫不客氣地道“陛下,不能再聽這家伙的了。由我帶領隊伍,守在峽谷口,只要獸人渡過橋梁,我們就沖上去,絕不能讓他們前進一步!橋梁并不寬敞,獸人雖然很多,但是不可能一下子就過來,咱們只要堅守在那里,不退一步,他們就很難沖過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坦白講,這個方法很不錯。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狹窄的橋梁,限制了獸人如潮水般一起涌來,這就給了精靈士兵們集中力量對付小股的機會。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但是,楚小夜知道,精靈族現在僅剩下一千多人,而且大多數都是女人和小孩,如果這樣兵鋒相對的話,肯定會傷亡很多。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而且獸人的軍隊會源源不斷地沖過來,到時候,只怕一千多個精靈,最后大多數都會壯烈犧牲在橋頭。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那么,哪怕最后贏了這場戰爭,又有什么意義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陛下,請你相信我。橋頭絕不能守,更不能用精靈族僅剩下的火種,用生命與鮮血去守。放棄橋頭,讓獸人進入峽谷,我自有辦法對付。”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目光堅定地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錚——”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突然拔出了肩上的劍,目光冰冷地看著他道“你是奸細!想要徹底毀滅我精靈族!陛下,不能聽他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一戰,關系到整個精靈族的生死存亡,她的擔心和憂慮,不無道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蘭妮曦,蹙著眉頭,似乎有些猶豫不決。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她的確信任楚小夜,但是,這件事上,其實她與薇莉絲的想法一樣,畢竟她們一起經歷過很多戰斗。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姐姐,聽夜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突然,旁邊傳來一道陌生的聲音。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大黑熊驟然直立起身子,一臉驚疑不定的表情。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蘭妮曦身子一震,轉過頭,看向了那名穿著白裙的少女。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安妮的臉上,露出了與她相似的堅毅神情,目光顫動,輕聲道“是我,姐姐,我回來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安妮!”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蘭妮曦走過來,一把抱住了她,眸中淚光閃爍。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她的靈魂與記憶,終于回來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相信夜,他是對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安妮輕聲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蘭妮曦松開了她,噙著眼淚,點了點頭,道“嗯。”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站在一旁,緩緩地把劍插入了劍鞘,聲音有些顫抖地道“公主,既然你相信他,那我,也選擇相信。”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從小到大,她們兩個的關系就最好,她了解這位公主,公主的智慧,絕對在她之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安妮走到她的面前,也與她擁抱了一下。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喜極而泣。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丹妮絲,謝謝你。”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擁抱完薇莉絲,安妮看向了一旁的神箭少女,輕聲道謝。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既然蘭妮曦成了女王,那么,就表示她們終于動手了,并且已經成功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至于那個舊女王,她從不認為對方是她的母親,更不承認對方是精靈族的王。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夜。”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安妮公主轉過身,看向了楚小夜,道“也謝謝你。沒有你的話,我的靈魂與記憶,就永遠回不來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冷著臉道“我的安妮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公主笑了,走過來,握著他的手,放在了自己溫熱的臉蛋上,輕聲道“你的安妮,也在這兒呢。我們融合在了一起,我在,她也在。”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怔了一下,抽回了手,感覺有些陌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公主沒有再兒女情長,轉過頭看著蘭妮曦道“姐姐,把所有的權利交給夜,直到這次的戰斗結束,精靈族所有的人,都必須聽他的吩咐。”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她的語氣并不像是在請求,而像是在命令,不容拒絕。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卻沒有任何不快,也沒有任何猶豫,立刻吩咐那四名侍衛隊長,把自己的命令傳了下去。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曾經的每一次戰斗,公主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沒有人相信她,也沒有人給她權利,因為她最總是針對自己的母親,得不到女王的賞識和寵愛。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她只能一個人默默的戰斗,直到最后,成了叛徒。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現在,蘭妮曦成了女王,蘭妮曦愿意給她一切的權利和尊重。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楚小夜跟著那四名精靈隊長一起離開了,他必須親自帶領她們去布置那些可怕的火油,每一桶都要小心謹慎,否則很可能會前功盡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而且,還有很多事情,他需要親自叮囑她們。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一戰,可是關系到他與凱瑟琳的小命,他必須親力親為,不容有一絲的失誤。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他變成了獅子,敏捷地爬上了山坡。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他的劍和衣服掉落在了地上,被凱瑟琳叼在了嘴里。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看,夜多么盡責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看著他忙碌的背影,欣慰地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公主沒有說話。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嘆了一口氣,道“安妮,你也看到了,夜需要一個劍侍,該把誰送給他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公主沉默了一下,道“他很有智慧,對我們精靈族有大用,的確需要一個護衛貼身保護。既是劍侍,又是護衛,這樣的人選,并不多。”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蘭妮曦又嘆了一口,目光看向了薇莉絲,道“薇莉絲,你心中可有人選?”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愣了一下,搖了搖頭。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可是,女王的目光,還是看著她。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公主的目光,看向了懸崖。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個時候,她并不會在這種事情上浪費時間,她需要查漏補缺,幫那個精靈少年堵住任何不小心遺留下的缺口。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咱們都想把夜留在精靈族,對嗎?”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見她依舊沒有反應,只得更加明顯地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沉默了幾秒,方道“他的確有些本事。”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走到她的身邊,拉住了她的手,低聲道“那么,咱們要想辦法,把他留下來,好嗎?”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抬頭看著女王,等待著她接下來的話。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笑了笑,眨著眼睛道“男人嘛,除了喜歡權利和金錢以外,就是女人了,特別是美女。你說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臉上露出了一抹嘲諷,道“咱們精靈族現在別的沒有,但是美女一大堆,各種各樣的都有,那家伙肯定會流連忘返的。陛下放心就是。”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抬起手,幫她理了理鬢角的發絲,看著她這張美麗而可愛的臉蛋兒道“薇莉絲,我的意思是說,夜需要一個妻子,一個真正的妻子。至于其他女孩,他可以隨便挑選,只要他的妻子同意。”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薇莉絲臉色微變,似乎察覺到了什么。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她目光顫動地看著自己的女王,有些難以置信地道“陛下,難道……您……您要犧牲自己?”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蘭妮曦撫著額頭,閉上了眼睛,感覺很疲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她不再轉彎抹角了,直接看著這名劍術高超腦子不行的嬌小少女道“薇莉絲,你天生神力,即便是拿著兩柄劍,也是游刃有余。而且,你與夜最先認識,不如就……”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姐姐。”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安妮突然走了過來,打斷了她的話,道“劍侍不可以是妻子,妻子會有情緒,不適合幫主人持劍。”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女王愣了一下,咽下了剛要說出口的話。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而薇莉絲,已經明白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她睜大眼睛,臉紅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安妮看向了一旁的丹妮絲,直接道“我覺得,另一個人更合適。”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41722899.buzz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至尾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9年新疆3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