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84、成年人當然是全都要

    其實吧,真正強大的國家,可能根本就不在乎一兩件文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因為全方位強大以后,曾經失去的才會一點點的全都弄回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只有技不如人的時候,才反復強調精神力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相比文物這種更容易玩物喪志的東西,真金白銀的軍艦大炮才是硬通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開著裝甲車碾壓輕武器不香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有100毫米口徑火炮,要什么自行車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孩子才做選擇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北聯邦顯然就是個需要這種東西來振奮人心的國家。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光連總統都要做出強橫的硬漢形象,連這種事情都要表現出國運相關的吉祥預兆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就是奧琳娜囑咐易海舟配合的原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連金融經濟顧問都跟隨總統來了,這排場是有多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當然也說明奧琳娜最近的確是很得寵。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總統團隊還帶著著名的文物專家,小心翼翼的陪著換了一身工作服的總統閣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起從銹跡斑斑的車體里面取出一片早就清理過又放進去的墻板。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藏在沼澤淤泥里面快一個世紀的寶貝,被總統親手擦拭,露出琥珀那久經歲月的溫潤光芒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也許就像華國人追捧翡翠寶石一樣,這邊似乎對于琥珀有種特別的愛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周圍高高低低站著的武裝人員們已經忍不住齊聲高呼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接著總統就拿著這片琥珀墻板,在一大堆鏡頭前面鏗鏘有力的宣布國寶回家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回到了北聯邦!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將會伴隨偉大的北聯邦,再次輝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周圍更是欣喜若狂的吼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場面極其熱烈壯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忙得幾臺攝像機都跑前跑后的抓各種鏡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波娃都激動得流淚了,被她的父親緊緊摟住肩膀,和英勇的戰士們一起振臂高呼。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仿佛已經看到國家振興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只有倆外族,奧琳娜一邊熱烈鼓掌,用嘴角催促易海舟:“快點!做樣子也要做出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無奈跟著做。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奧琳娜不動聲色的調侃:“怎么?舍不得這么大的寶藏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呵呵:“我可從來都沒想過,你覺得你能想什么辦法把這幾噸重的東西搬出去嗎?那倆漢斯老板就是財迷心竅,一輩子估計都在為這事兒操勞,給人做嫁衣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奧琳娜碰見就教導:“個人奮斗再努力,也要看在什么局勢下,再偉大的音樂家二戰時候也就是條喪家狗,亂世就在眼前,你已經走上舞臺,舍得就這么黯淡無光的躲回海邊小鎮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不說話,看著眼前熱鬧的戲碼,總統閣下開始感謝抓住非法尋寶者的武裝人員,并且為他們親手掛上勛章。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本來也有易海舟的位置,他居然拒絕了,不愿在這種場合下露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算是他本能的想躲避,不讓環球力量那邊把這次砸鍋跟猴子聯系起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但看在彼得洛夫他們眼里,就別有深意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所以奧琳娜也嘲諷他:“你已經不是個平凡人了,認命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還是不說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奧琳娜換個方向:“那個女孩兒又在偷偷看你,哇喔,是戀人的眼神,充滿了感情,你還真是花花公子風流種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東拉西扯:“嚇著了吧,看見我當著把俘虜打死,有點受不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確實是波娃這兩天最在意的,只不過她表達出來是對強力的崇拜,很有春藥的效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仿佛男人只有這樣強硬才值得愛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雖然槍殺俘虜有點點接受不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哪怕在戰火紛飛中已經經歷了好幾年,還是有些固有的觀念難以改變,看來被她父親保護得很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相比之下索菲婭就毫無心理障礙,最多抱怨兩句易海舟殺掉了她謀劃接近好久的王子。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果然奧琳娜冷笑:“這就是她所處的階層認知極限,世界上就沒有絕對正確和錯誤的事情,我們只能根據大勢發展看結果,任何事情的正確錯誤,都要拉大時間軸來判斷做出結論,你要養成這種思考習慣,不要跟這種不成熟的女人廝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對便宜丈母娘也沒啥心理障礙:“人家非常現實,就想離開這個地方,我準備介紹她去給索菲婭當保鏢,你覺得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換奧琳娜呵呵:“她和索菲婭談論起你來,該怎么辦?”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從沒想過這問題:“關我什么事,合得來就給你家打工,合不來讓她走人,我也只能做到這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奧琳娜都鄙視他:“無情!你還真是……索菲婭給我說了你們發生什么,你給我好好的照顧她!”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很想說我不是好好照顧了嗎,全方位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總統閣下已經走出鏡頭過來了,笑著對易海舟伸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和易海舟同樣不算高大的身材,但就是透著一股強大的氣場,感覺能跟他握手都是自己三生有幸的無上榮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不由自主的在身上擦了下手,才握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聽奧琳娜翻譯領導慰問:“北聯邦會記住你的付出跟貢獻,也會竭盡所能的滿足你要求,說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面子活兒就做得很棒嘛,沒有不問三七二十一就收歸國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旁邊一堆官員和軍裝都煞有其事的看著,看著這個幸運兒。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卻想了想:“我是追查一起犯罪來到這里的,我想請求您能給我幾個人手,我還要去布拉克海島上面追殺這群濫殺無辜難民的家伙。”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個回答絕對出乎總統的意料,甚至連奧琳娜的眼神都亮了亮,轉頭翻譯解釋,她很清楚易海舟的來龍去脈。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也就幾句話,總統哈哈大笑,拉住易海舟的手重重在他手臂上拍了幾下:“好!對待犯罪就是要雷霆萬鈞毫不留情,北聯邦會成為你的堅強后盾!我記住你了,年輕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回頭吩咐彼得洛夫把這事兒協助好,眾人才簇擁而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似乎還沒領會到這么一句話多么有份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哦,奧琳娜根本就沒給他翻譯。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所謂的北聯邦能源大亨、銀行大亨、億萬富豪們哪個不是得了這位總統青睞。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才扶搖直上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金融顧問也笑著在易海舟的手臂上拍了拍:“人生的高度,就在我們一次次的選擇中,慢慢產生了差異,你會越來越不平凡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海舟看著便宜丈母娘,忍住那句你個糟老太婆就會不停忽悠我,難得客氣:“你……也多注意安全,真有危險就聯系我。”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奧琳娜還是笑,非常輕微的點點頭,一身淺藍色套裝的跟著總統團隊走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乍一看還以為她穿的是勞保服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點都不起眼。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就像易海舟這事實上的第一功臣一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明明是發現了如此了不得的國家寶藏,親手阻止了一幫武裝分子把寶藏偷走的行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非但沒有昭告天下的揚眉吐氣,還不聲不響的站在旁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也許只有聰明的人才明白,悶聲發大財是什么意思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彼得洛夫一臉松口氣的鬼馬樣兒:“你可嚇我一跳,差點以為叫我跟你去!就這里挑吧,隨便你要多少人,帶著跟你去好了,有什么需要協助的打電話,這次我又欠了你個大人情,我的上帝,琥珀宮……你會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我的好朋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然后三步并作兩步的也跑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連串的車隊高速駛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實際上也是總統非法越境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所以這世上那么有那么多無法無天的囂張。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剩下這邊的武裝人員一股腦圍上來,對易海舟艷羨不已,嘰里哇啦的易海舟也聽不懂。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對,他也就拿定了主意,要帶幾個人去協助自己,起碼也得是懂英語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波娃擠進來,確實是滿眼的感情:“他們問你總統跟你說什么呢,賞了你什么?”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起來這次易海舟真是一根毛都沒撈到,本來可以拿到響亮的名聲跟亮晶晶的勛章。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都沒要,有毛用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還是實打實的戰利品有搞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現在總統留下的文物專家已經在專業人手的協助下一點點搬運琥珀板,周圍的武裝人員只有保衛,沒有半點可以插手的份兒。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更笨不允許隨便碰,剛才總統閣下的行為那都是精挑細選的做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舉世無雙的珍寶,配得上一切煞有其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而易海舟現在既然能招募一幫打手,還不順勢到附近的布拉克海島上去搜掠一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那簡直枉費“來都來了”的金句。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馬上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41722899.buzz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9年新疆3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