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895章 不敗家那叫好菜嗎?【求月票】

    花蕊雕好之后,鍋里的雞蛋也蒸得差不多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徐拙關火,把兩袋子蛋黃蒸糕拿出來,撕開袋子,把蒸糕放在一邊晾著,順手又給蘿卜絲換了一次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因為水里有鹽的緣故,蘿卜絲已經變得十分柔軟,握在手里像是一堆濕了的線頭一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蘿卜味兒依然存在,還得繼續浸泡才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換了水之后,徐拙看了看其他人的進度,幾乎都大同小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也差不多都做完了準備工作,在等著蘿卜絲浸泡完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就是廚藝比賽的尷尬所在,動不動就要等待,還不能單方面提速,所以場面就有些冷清。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孟立威或許也看出了這點,很活躍的拿著麥克風,以采訪的方式讓前排和主席臺上的人點評大家的刀工。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禮堂里冷清還不算什么,畢竟在座的幾乎都是廚師,都知道需要等待。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是直播間的粉絲們可不知道這個情況,他們看直播就是看熱鬧呢,你這突然冷清下來,那他們還看個屁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采訪也很成功,畢竟大家原本都不怎么看好徐拙,結果徐拙的刀工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所以這些前輩們心里自然滿是感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孟這一采訪,算是給了他們一個發泄的途徑,讓他們很是感慨了一番后生可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然了,有的人夸徐拙是發自內心的真夸,畢竟刀工就是好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有的人,則明顯帶有別的目的,因為他們夸徐拙時候,會明里暗里諷刺幾句跟徐拙一塊兒比賽的那些中年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嘿,這幾個老東西,你夸小拙就夸,踩人家做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坐在臺下的馮衛國很是不滿,原本就是一場不撕破臉皮的友誼賽而已,現在被這幾個老頭一煽惑,可能真就劍拔弩張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假如最后徐拙贏了還好說,萬一輸了,怕是監事長的位置真得讓出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衛國老弟你先別急,小拙贏面挺大的。別老著急上火,看看你濟民大哥多沉得住氣……誒,濟民你在寫什么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把這幾個老頭的名字記下來,等會兒好好跟他們嘮嘮,敢捧殺我孫子,看我不往死里罵他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徐大哥好樣的,我支持你,那幾個老東西就是欠罵。”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于培庸一陣頭大,跟這倆老小孩坐一塊兒真是心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采訪正在進行的時候,徐拙摸了摸蛋黃蒸糕已經不燙手了,所以便拿著菜刀,開始切牡丹的花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蒸好的蛋黃蒸糕質地細膩,顏色嫩黃,看上去真跟黃牡丹一個顏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徐拙拿著菜刀,順著這塊蒸糕的邊片著切了下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切下來的蒸糕因為薄厚不均,力道也不一樣,所以會微微曲卷,呈現出一種燈盞的樣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剛開始大家還不覺得有什么,但是當徐拙連著切了好幾片放在一起的時候,大家才醒悟過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不就是牡丹花的花瓣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且徐拙切的這些花瓣長短不一,大小不等,明顯是打算擺成層層疊疊的牡丹花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有意思了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平時在場的很多名師也都做牡丹燕菜,但是大家做的時候,最上面的牡丹花一般有個神似就可以了,從沒刻意追求過牡丹花的樣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甚至一些比較懶的廚師,直接泡發一團銀耳擺上去濫竽充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跟現在徐拙的認真勁兒相比,這些人多少有些汗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趙金馬站起來,拿著麥克風對臺下的人說道“你們天天都在抱怨中原菜知名度不高走不出去,抱怨我這個會長不宣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可你們自己對中原菜認真過嗎?你們自己重視過嗎?就拿這牡丹燕菜來說,你們有幾個人雕過花?有幾個人這樣做過花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管什么菜品什么菜系,假如廚師自己都不重視,那別人就更不會重視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正在切花瓣的徐老板怎么都沒想到,他這么一“認真”,居然引發了關于中原菜的討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把所有花瓣全都切出來之后,又拿著那塊草綠色的蛋黃蒸糕做了幾片牡丹葉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后他看了看時間,盆里的蘿卜絲浸泡得差不多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開始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先把蒸鍋重新放在灶上開始燒,又把蘿卜絲從盆里撈出來放在一塊廚用紗布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后把這塊布的四個角提起來把里面的蘿卜絲僅僅包裹住,開始用力擰,這樣能夠盡可能的把蘿卜絲中的水分擠出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做完這一步之后,徐拙把已經沒多少水分的蘿卜絲團放在盆里抖開,撒上綠豆淀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繼續抖散,讓每一根蘿卜絲都能沾上淀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接著在鍋里放上籠屜,籠屜里鋪上防止粘連的硅膠籠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等到鍋里水開上汽的時候,徐拙用筷子把盆里的蘿卜絲均勻鋪在籠屜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后蓋上鍋蓋,蒸五分鐘。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個時間要卡死,蒸時間短了蘿卜絲不熟,時間長了又會粘在一起成為糊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趁著蒸的時間,徐拙重新接了一盆清水,里面放兩勺白糖,用勺子輕輕攪動,這樣能夠讓白糖融化得更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蒸之前用鹽水,是為了讓蘿卜絲脫水,達到勁道的口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蒸之后用糖水,則是為了中和蘿卜絲中的鹽味兒,同時也能給蘿卜絲增加甘甜的回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樣不管口感還是味道,都更加接近燕窩。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五分鐘很快就過去了,徐拙把火關掉掀開鍋蓋,用筷子小心的把籠屜上的蘿卜絲放進糖水中浸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其實過去做燕菜,是遵循九制九曬的傳統的,不過那會兒一般不是為了做菜,而是為了造假,把蘿卜當成燕窩進行售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是現在這種做法幾近失傳,雖然燕窩造假依然存在,但是沒人會用到那種笨辦法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科技在進步,造假的手段也在進步。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蘿卜絲泡進水中之后,徐拙換了個小湯鍋放在灶上,里面倒入聯合會提供的清雞湯,開火熬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這是打算做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孟立威又湊了過來,好奇心快趕上熊仔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徐拙對著鏡頭笑了笑,親和力十足“把這些海參魷魚之類的配菜都汆燙一下,用雞湯引出這些食材本身的鮮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專業性的術語聽得老孟一愣,他雖然有些不太明白,但也知道了個大概。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是打算用雞湯給這些食材焯水是吧?焯完水這雞湯怎么辦?是不是調味兒后倒進燕菜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徐拙搖了搖頭“這些雞湯已經串味,不能再用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所以……”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能倒掉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徐拙這理所當然的話,讓孟立威和直播間的人全都呆住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過了好一會兒,老孟才回過神來“哇靠!你可真夠敗家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鍋里的雞湯已經燒開,徐拙拿著勺子,一邊撇浮沫一邊對著鏡頭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菜都這樣,不敗家,那能叫好菜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41722899.buzz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9年新疆3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