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百三十四章 和安德烈維奇的談判

    達沃諾夫努力的搖了搖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不像你的作風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如果聯系了他,就沒必要昨天還試圖給你下毒了。”頓了頓,達沃諾夫萬念俱灰的說:“我擔心聯系他之后,他會找我分謝爾蓋的錢,或者我不小心弄死了你,他要替謝爾蓋報仇之類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連謝爾蓋的銀行賬戶密碼都沒有,分什么鬼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果能搞定你,我有的是時間慢慢尋找謝爾蓋的銀行密碼,我就不相信他不對密碼做備份。這種賬戶,只要密碼不對,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拿不走自己的錢的。人的記憶力,總沒有記錄下來的東西靠譜。”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煜笑了笑,說:“這倒也是。不過,既然你做的是兩手準備,那么你應該是找到了安德烈維奇的聯系方式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達沃諾夫點點頭,沒猶豫,直接報出了一串電話號碼,居然還是個哈爾濱的手機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煜又撕下一條膠帶,貼住了達沃諾夫的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再忍耐一會兒,等我跟安德烈維奇確認了交接方式,我就會放了你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關上門之后,程煜來到客廳,用客廳的座機電話,給安德烈維奇打了過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電話響了幾聲之后,一個蒼老的聲音接聽了電話,用的是俄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煜用英語說:“會說英語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然。”安德烈維奇的英語,也帶有俄語一些發音的習慣,但大致還算是能聽得懂。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是哪位?”安德烈維奇很謹慎的問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要擔心,我不是你需要擔心的人。謝爾蓋委托你運了一件貨物到伊爾庫茨克,我是負責接收的人,我只是想問問,伊萬諾夫先生您現在到哪里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安德烈維奇更加謹慎的說:“你的口音是美國加州的,你不可能是謝爾蓋的人。你到底是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謝爾蓋應該跟你說過,他只是請求你幫忙運一件貨到伊爾庫茨克的指定地點,到了這個地點你交貨就行了,不用管接貨人是誰。我現在就在這里等著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你顯然不是謝爾蓋的人,我必須要弄清楚你的身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的身份不重要,伊萬諾夫先生。倒是你和謝爾蓋的身份,真的是令人會產生無窮的好奇心啊。你只是受到了謝爾蓋的要挾,又何必管那么多呢?你按照他的要求,把人交給指定地點,你就算完成任務了。畢竟,你在中國還有妻子,還有孩子,沒必要攪和到這趟渾水里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電話里再度沉默半晌,顯然,安德烈維奇的心緒很難平靜。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煜的話,雖然沒說透,但隱隱約約在暗示他,對方已經知道了自己從前的身份,甚至于對方連自己在中國有妻子有孩子都知道,這著實是個太糟糕的信號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像是安德烈維奇這種人,他在遇到有可能的威脅時,第一時間跳出來的念頭,往往就是滅口二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對程煜已經起了殺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并且,程煜也說的很明白了,他確切的知道安德烈維奇這次帶回到伊爾庫茨克的“貨物”到底是什么,他知道那是個人,哪怕就因為這一點,安德烈維奇也覺得自己應該殺了程煜。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還有三個小時就能到你那兒,但是,想要讓我交人,你必須在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煜也猜出了安德烈維奇的心思,他說:“我尊重每個人的選擇,同樣,我尊重你和謝爾蓋當年的選擇。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隱姓埋名這么多年,卻被謝爾蓋逼著走上這條路,你該恨得人是謝爾蓋,哪怕,你曾經是他的教官,或者說是老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雖然殺人或者其他,對從前的你算是家常便飯,但那個時候,在一定的框架條件下,你算是擁有合法殺人執照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至少對俄羅斯政府而言是這樣。可現在,你所有超越法律框架的事情,都可能為你的家庭帶來滅頂之災。伊萬諾夫先生,我勸你三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番話,就等于已經徹底說明白了,程煜絕對知道安德烈維奇和謝爾蓋以前的身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安德烈維奇是真恨不能直接飛到謝爾蓋指定的地點,看一看電話那頭到底是個什么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為什么會知道這么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如果告訴你,這些都是謝爾蓋告訴我的,你愿意相信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謝爾蓋現在人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現在不可能跟你見面,也無法接聽你的電話,如果你不希望你的電話被中國警方知道的話,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嘗試撥打他的電話。當然,你可以試著用俄羅斯的電話給他打過去看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總之,我無意打擾你的生活,我只需要你手里的那個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把人送到指定地點,你我無需碰面,你回到你妻子和女兒的身邊,繼續做你的貿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以后也再不會打擾你的生活。在這件事里,你是完全無辜的,你只是被謝爾蓋那個家伙脅迫了而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安德烈維奇陰沉著聲音說:“你是中國人?”這句話,他竟然說的是中文,而且帶著濃濃的東北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這一點上,程煜也不想多做掩飾,直接也回以漢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說:“是的,我是中國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警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謝爾蓋被警察抓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果你不是警察,那你又是怎么知道這些事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因為是我把他交給警方的。順便說一句,我不想見你,不是怕你,只是不希望你卷入這場麻煩之中。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安德烈維奇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問:“你是說你一個人打敗了謝爾蓋,活捉了他,并把他交給了警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差不多就是這樣。當然,不能算作是完全的活捉,因為我把他交給警方的時候他已經被我打斷了幾根肋骨,腿骨也撅斷了,兩個膀子都脫臼了,人也陷入了昏迷。”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安德烈維奇再度倒吸一口冷氣,作為謝爾蓋曾經的教官和搭檔,他當然知道謝爾蓋那個家伙有如何恐怖的實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雖說中國人經常開玩笑說俄羅斯人是戰斗民族,都可以力戰棕熊,但實際上這根本是不可能的。而謝爾蓋,無疑是真的有實力跟棕熊周旋的人之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現在電話對面的這個人,居然說謝爾蓋被他打斷了幾根肋骨,還撅斷了腿骨,膀子也全都脫臼了。這家伙到底有著如何恐怖的實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安德烈維奇的腦海里,程煜已經是身高少說一米九,體重至少一百多公斤的人形高達的模樣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怎么能相信你說的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信不信在你,總之謝爾蓋要求你的,也不過如此,我只是不想等你抵達之后發生任何變故罷了。比如,你剛才要求的非要見到我的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安德烈維奇沉默了下去,好半晌才開口道:“可是謝爾蓋被中國警察抓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哦,他犯下的只是綁架和意圖謀殺,我想他不會蠢到把他的過往和你的過往都交待出來。那樣的話,中國警方就會把他移交給俄羅斯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是說,謝爾蓋在中國的監獄里再也出不來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我就不知道了。這需要看他之后的配合情況,但是我想,十年之內,他是絕對出不來的。即便他出來了,他也不會去為難你,因為你正是按照他的要求做的。尊敬的伊萬諾夫先生,我和你無冤無仇,我沒必要欺騙你,我只是為了確保你手里的那個人,能安全的被交到我的手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安德烈維奇艱難的說道:“可是,謝爾蓋要求的,是我將這個人,帶到伊爾庫茨克之后,要讓住在那里的那對姐弟干掉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煜吐出一口氣,說:“那我向你保證,謝爾蓋絕不會活著離開中國的監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同時,程煜的心里也十分氣憤,這個該死的謝爾蓋,居然還是留了一手。他難道指望安德烈維奇會替他殺了程煜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還是希望和你見上一面,只有這樣,我才能相信你所說的一切,也才能相信你的保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古烈·安德烈維奇·伊萬諾夫,你確定你真的要攪和到這趟渾水里來么?”程煜的聲音,變得低沉下來,“我現在就可以給俄羅斯安全局打個電話,告訴他們,當年死去的那兩個人之一,很快就會出現在某個地點。你應該不會希望你出現在這里的時候,已經陷入到俄羅斯特工的團團包圍之中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不會這么做的,因為我手里有你要的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錯,那個人我的確需要,但是,我不接受任何威脅。說實話,伊萬諾夫先生,你想要恢復最近這些年的平靜生活,你唯一的選擇就是相信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安德烈維奇又一次的沉默了下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再度開口的時候,他的聲音變得有些干燥。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需要時間考慮。我就快進入伊爾庫茨克了,但在我想清楚之前,我不會把人交給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多久?”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二十四小時之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煜說:“我只能給你十二個小時。”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煜必須盡快見到勞大鵬,這樣,他才能讓勞大鵬把錢打進暗網的指定戶頭,以免引發更大的麻煩。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安德烈維奇沒有再討價還價,直接說:“好,就十二個小時。”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說完,安德烈維奇已經掛斷了電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煜輕撫著手機,怔怔出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既然安德烈維奇答應十二小時內交人,那么,程煜現在要做的,就是先解決那本黑色的筆記本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手機上傳來一聲有人發來微信的提示音,程煜看了一眼,是沈知秋發來的兩個離岸賬戶的信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煜回復:謝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41722899.buzz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2019年新疆35选7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连线图 11选5近期中奖号码河南 在线配资平台航必选卓信宝 网上购买彩票合法吗 北京11选5规则 吉林快3基本走势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时时彩平台合法么 知富知管期货配资假盘 河北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炒股投资 上海快3一定牛预测一 山东11选五直选遗漏 体彩全部玩法规则和玩法 下载黑龙江11选5官方